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抚州怎么矫正眼睛近视

2017-12-13 09:30:55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南条爱乃

抚州怎么矫正眼睛近视,江西做近视手术哪个医院最好,南昌近视手术 后遗症,景德镇怎样矫正近视,宜春做个近视手术要多少钱,上饶做近视眼手术有后遗症么,江西南昌更换眼角膜费用

  浙江高考语文卷阅读理解“诡异的光”引热议

  作者回应“高考题打败原作者”

浙江2017年语文阅读理解题(截图)
浙江2017年语文阅读理解题(截图)

  2017年高考刚刚落幕,对浙江29万余名考生来说,相比高考作文题,语文试卷上的一套阅读理解题风头更盛。不少考生戏称“十年寒窗,败给一条草鱼。”

  今年浙江高考语文卷阅读理解部分,选取了青年作家巩高峰的短篇小说《一种美味》。文章的写作背景置于物质匮乏的年代,描写了主人公6岁时,一家人第一次喝鱼汤的记忆。文章最后写道,从锅里跳出来的鱼“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”。而阅读理解的最后一题,正是要求考生对“诡异的光”进行理解。

  考试结束后,这套阅读理解题遭遇不少浙江考生“喊难”,而伴随着考生一头雾水,“诡异的光”以及文章原作者巩高峰随即走热。巩高峰在微博回复一名网友的提问时称“本来是搞笑的,谁知道有这么一出”,随即被理解为“高考阅读打败原作者”,并被指其批判试卷出题人。自6月7日起,“诡异的光”、“巩高峰”和“高考阅读打败原作者”相继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,而巩高峰也在微博上被众多考生“围观”,向其寻求他的“标准答案”。

  6月9日,巩高峰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解释称,“本来是搞笑的”并非批判出题老师曲解自己的文章。他称,9日下午对完答案,发现自己做出的答案和标准答案有80%是吻合的,说明出题者充分理解了自己的文章。与此同时,他表示,这套阅读理解题之所以被众多考生“喊难”,可能因为考生大多是95后这代孩子,“完全没有那种生活经验。”而对于有网友质疑其借此事炒作,他则回复称“蹭热度”是“希望更多人能看到我写的东西。”

短篇小说《一种美味》
短篇小说《一种美味》

  北青报:怎么看待你公开回复网友“本来是搞笑的,谁知道有这么一出”,被理解为“高考阅读打败原作者”?

  巩高峰:这完全是个误会。我说的那句话是我之前发的一个微博。7日那天高考,我凑热闹,发微博说“马上上考场了”,我说的是(发微博)这个是为了搞笑。现在很多人以为我说文章的结尾是搞笑的,这完全是个误会。

  北青报:怎么评价浙江高考选用了你的文章作为阅读理解试题,并设置赏析“诡异的光”这样的题目?

  巩高峰:这两天朋友给我发来各类新媒体或者报纸发的文章,都说我的意思是批判出题的老师在过度曲解(我的文章),但我本人的想法是,这个小说我写完了,跟我就没关系了,谁爱怎么解读都是可以的,那老师拿去出题当然也是可以的,老师怎么想的,我也没办法左右。

  北青报:作为作者,怎么理解“诡异的光”这样的试题?

  巩高峰:我今天(6月9日)早上刚刚把这套题做了,回头会把答案公布出来。

  北青报:你自己做了一遍这些试题?

  巩高峰:不做不行,现在微博上私信每分钟都有上百条。大家说不管标准答案什么样,说“你是作者,我就想看你来做一个版本”。

  北青报:那你自己做出来的答案,跟标准答案是否有差距?

  巩高峰:因为之前(我的文章)入选中考或者高考模拟试卷,已经发生过十多次了。几年前,我外甥也让我做过自己文章的考试题,那次就是勉强及格,所以这次我原本估计,及格的可能性不是太大。但我下午跟网上公布的标准答案对了一下,出乎我意料的是,正确部分差不多80%。

  北青报:你的答案和标准答案有百分之八十吻合?

  巩高峰:是的,所以我觉得出题老师对我的这篇文章理解得很透彻,特别赞。

  试题对95后考生来说没有那种生活经验理解有难度

  北青报:考完试,很多考生都对这套阅读理解题“喊难”。

  巩高峰:这套题的确有难度,特别是对95后这代孩子来说,他们完全没有那种生活经验,也没办法理解(文中人物)他们的情绪。

对了一下标准答案正确部分差不多80�tle =
 

  北青报:你创作《一种美味》这篇小说的背景是怎样的?

  巩高峰:这篇小说里写的事情不是我自己的经历,是我好朋友的经历,真实性大概有七八成,虚构的部分是为了小说体裁的需要。但是文章结尾“诡异的光”这句,并没有什么(实质性的象征)意义。我觉得网友在讨论“诡异的光”,是情绪宣泄的一个点而已,没有“诡异的光”,也还有“草鱼”呢。

  北青报:那你觉得考生怎样才能在这次阅读理解里得高分?

  巩高峰:高考,我认为就是一种“游戏”嘛,参加高考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,你考试的时候就必须揣摩一下出题老师的想法,不然的话你就拿不了高分。这个事情你不能怪老师也不能怪我。

  北青报:你的文章之前也入选过多次考试试题,但好像都没有这次这么热。

  巩高峰:对呀,这次很奇怪啊。我原来也想不通,因为每年都是高考作文题会比较热。而且,浙江严格来说也不算高考大省,考生也就在30万人左右,这个也就是一道阅读题,总分20分。后来我想了想,可能老师和学生都觉得这道题太难了。大家可能觉得得分不高,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,找不到出题的老师,就找到作者了。我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,就放松一下。

  回应被指借机炒作称希望更多人看到自己作品

  北青报:“诡异的光”和你的名字这两天都在热搜上,很多网友评价你现在“火了”、成“网红”了,你怎么看?

  巩高峰:火啥呀,微博上20万粉丝也不算什么,哪里算得上“网红”呀。我敢保证,最多到今天下午或明天,热搜就降温了,也没有什么人说这个事情了。我希望大家别太盯着这篇这么短的文章,或者“诡异的光”,希望大家感兴趣可以多买我的书,我觉得我的书写的还是挺好的,比如《一觉睡到小时候》或者《把世界搞好啊少年》。

  北青报:“诡异的光”这个话题热了之后,看到你微博上公布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。有人评价说你在借机炒作自己。

  巩高峰:我这20万粉丝也不算什么大号,那我就这一两天的热度,现在不宣传,难道等过气了没人看了再宣传吗?大家觉得我在炒作也好,借机打广告也好,没关系,我就是希望更多人能看到我写的东西,这也没什么错。

  北青报:你怎么评价自己的写作?

  巩高峰:对我来说写作是一种本能,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。因为我现在是《青年文摘》的编辑,平时工作比较忙,没有大段大段的时间,所以写的都是小的短篇,长篇一直想(写),但是没时间。以后有机会,也会写长篇。

  北青报:高考结束了,你对这次参加高考的浙江考生,有什么想说的话吗?

  巩高峰:因为我本人是中专毕业生,没参加过高考,所以我觉得参加高考也是一种很美好的经历,但是现在考完了,希望大家也别想那么多了。我也希望微博上的那些高考生,考完了该出去旅行的旅行,该玩的玩,没事儿就别老盯着“诡异的光”了。这个梗已经传了两天了,可以散了。

  文/本报记者 张雅

  图片制作/王慧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